一粒冰榶

一只咸鱼

想看坡穿水手服,我果然是个魔鬼。 @幕后十兔子

【晓薛】夭寿啦!道长被牛皮糖精夺舍啦!

(四)
*一个神奇的脑洞
*巨无厘头/逗比欢脱向
*看标题就知道巨ooc
*婴儿文笔

夜晚……

薛洋从梦中醒来,发现晓星尘不在床上,便起身寻找。他走到门口,听见门外有人交谈的声音,于是他敛去气息,靠在门上倾听。

“你真要如此?”

“嗯。”

是晓星尘和宋岚,薛洋挑眉,继续听下去。

“薛洋确实十恶不赦,但,我愿意陪他一同赎罪。这八年,我是有意识的,我看着他,纠结了很久,我发现了一个事实,我心悦他 。我的心已经变得很小了,现在只容得下他一人。”

“……既然你心意已决,那我便告辞了。”

“嗯。”

听着晓星尘的一番话,屋内的薛洋愣在了原地。他感觉脸上一片湿润,用手一摸,竟已泪流满面。

晓星尘从屋外进来,便看见薛洋站在门边。

“阿洋!”

“你都听见了。”

“……嗯”

“那你……”

还没等晓星尘说完,薛洋便捂住了他的嘴。

“我心悦你。”

若是有人,便会看见明月清风与十恶不赦在月下相拥,哦不,是道长和阿洋。

今晚月色真美(笑)

END
耶,完结撒糖(试图拐一只洋洋(不,你醒醒
这是我第一次发文,很高兴有人喜欢(*๓´╰╯`๓)♡

【晓薛】夭寿啦!道长被牛皮糖精夺舍啦!

(三)
*一个神奇的脑洞
*巨无厘头/逗比欢脱向
*看标题就知道巨ooc
*婴儿文笔

就这样,晓星尘和薛洋一起待了一个月。

一个月后……

“宋道长,你终于来了,快快快,把他带走!”在看见宋岚的那一刻,薛洋双眼发光,拖着晓星尘就往宋岚那跑。

“呃……”宋岚看着薛洋这样,愣在了原地。

“发什么呆,快把晓星尘带走。”薛洋看着宋岚,催促道。

“哦,好。”

于是,晓星尘被带走了。

……

到底是等了八年的人啊,果然还是舍不得的。

薛洋看着两人的背影,叹了口气:“下辈子,别再遇到我了。”

就在薛洋坐在屋里发呆的时候,屋外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阿洋~”

接着,一个熟悉的身影破门而入。

“woc,晓星尘,你喝了假酒吧!”

薛洋吼声从小屋中传出,吓走一群飞鸟。

TBC...
感觉更短了_(:з」∠)_

【晓薛】夭寿啦!道长被牛皮糖精夺舍啦!

(二)
*一个神奇的脑洞
*巨无厘头/逗比欢脱向
*看标题就知道巨ooc
*婴儿文笔

咳,上回说道道长被薛洋复活,然后暂时和薛洋住在了一起。

于是乎,出现了以下情况。

薛洋:吃饭ing
晓星尘:盯着ing
薛洋:“……吃饭。”
晓星尘:扒两口,继续盯。
薛洋:“……”

薛洋:出门ing
晓星尘:悄悄跟着ing
薛洋:其实已经发现了,但是并不能做什么。
薛洋:“……”

薛洋:睡觉ing
晓星尘:抱着ing
薛洋:(╯‵□′)╯︵┴─┴

……

“晓星尘!你干什么呢!睡自己床上去!”薛洋终于忍不住了,对着晓星尘大吼。

“阿洋,你不要我了吗。”说罢,晓星尘眼中还泛起了泪光。

薛洋看着晓星尘,内心咆哮:道长,你欧欧西了,你知道吗!!!虽然这么想,但是最后他还是让晓星尘留了下来。

于是,成功留下的晓星尘又开始动手动脚。

“睡觉!!!”

“哦(´ε`;)”

TBC……
依旧超短
越写越神奇_(:з」∠)_

【晓薛】夭寿啦!道长被牛皮糖精夺舍了

(一)
*一个神奇的睡前脑洞(不知道自己怎么想出来的)
*巨无厘头/逗比欢脱向
*看标题就知道巨ooc
*婴儿文笔
*可以当做平行世界来看的那种

某天天空万里无云风和日丽晴空万里,小鸟在天空飞翔……咳,说正事。如果你走在义城的路上,就可以看见传说中十恶不赦的薛洋身后正跟着传说中明月清风的晓星尘。

为啥会这样呢,事情要从薛洋复活晓星尘那天说起。

这天,薛洋好不容易把晓星尘复活了还复明了,本来他连被骂被捅的准备都做好了。结果,谁知道,晓星尘刚睁开眼,就给了薛洋一个熊抱,还在薛洋身上蹭来蹭去。把薛洋吓得,当即一个手刃把晓星尘给劈晕咯。

妈耶,难不成我招错魂了。薛洋看着晓星尘摸了摸并不存在的汗。

等晓星尘醒来,正常了一些(?)以后,薛洋站在老远,问;“你是谁!”

“晓星尘。”晓星尘无奈地笑笑。

“你的好友是。”

“宋子琛。”

“师父。”

“抱山散人。”

“仇人。”

“……薛洋。”

“奇了怪了,没错呀”薛洋小声说,“emmm,算了,我现在也干不了什么,以后再慢慢治吧。”

这样想着,薛洋便先将晓星尘留了下来。主要是看晓星尘这样也不会走。(划掉)

TBC……
没了,超短。
我的天,我写了些啥。